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八章 废纸都有用(增补到三千字)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那教习撕碎了辛疾的文书,同时也撕碎了辛疾的希望,他再次喷出一口鲜血,差点昏厥过去。

    现在的每一刻,他都在用信念强撑着自己不倒下去。

    而进入山海门,便是他唯一的信念,现在这信念却即将崩塌。

    这可是自己拿命拼回来的头名,为何山海门的教习却说自己不是辛疾?

    “我能证明他是辛疾。”

    辛疾还在思索,平乐便站了出来。那天在街头,平乐被老太讹诈,辛疾为他出头作证,今日见到这无赖教习刁难辛疾,他又如何能忍?

    “若是随便找个人便能来证明,那我岂不是也能找个人来证明我是那太白剑仙?”

    教习冷笑一声说道。

    听到那教习和太白剑仙自比,辛疾挥剑,一剑将面前的案台斩断!

    “你不配!”

    辛疾恨恨说道。

    他的人生只有两件事要做,其中一件便是打败那天下第一太白剑仙,成为天下第一。

    纵然他只是一个手持破剑的少年,但这世间强者,如那盛京朱无间,西川柳风眠,南晋王书圣,白帝城梁自如,天下十大高手榜上之人在他心中皆为三流强者。

    举世之人,圣皇之外,唯刀魔苏念或能与太白剑仙一战,然而他用的是刀,在辛疾心中便只能沦为二流。

    他心中的一流强者只有一人:太白剑仙。

    太白仙剑乃是这世间唯一配得上做他对手的人,而面前这教习竟然自比为太白剑仙,他如何能不愤怒。

    “你是第一个想入我山海门还有勇气毁我山海门之物的人,我该说你是无知还是无畏好些?”

    “无论是无知还是无畏,在实力面前,你的勇气显得很可笑。”

    那教习说完,伸出右手,瞬间将辛疾的剑吸到手中,左手并起两指,竟生生将辛疾的破剑从中间处夹断。

    辛疾见剑断,终于支撑不住,跪倒在地,一口鲜血喷到地上。

    除了那把剑,他便一无所有,那把剑便是他的命。

    “只能怪你命不好,谁让今年胜出的三人唯有你是男子。盛京城宋将军托我将他远房侄子送入我山海门,便只能用了你的名额。”

    青袍教习看着跪在地上的辛疾,笑道:“我便告诉你是因为盛京城的宋将军,你能如何?”

    “我乃山海门教习王景胜,告诉你这些,你除了斩了小小案台,你又能如何?你还能将这山门一剑斩了?”

    很多年前,他从比拼中胜出才得以进入山海门,做了多年杂役弟子受尽屈辱,又过了很多年他靠着权贵提点才混得小小教习之位。

    权贵发话,他又如何不从。

    今天他见到辛疾,犹如看到当年骄傲的自己,可经历了过这么多之后,他终于对当年的自己也不大看得起。

    随着教习王景胜离去,辛疾进入山海门修心的希望破碎。

    这几日他全凭进入山海门修行这个信念苦撑,有了这个信念他可以在几日未进食的情况下,连续大战,就算最后一战受了重伤,他都无惧。

    而此刻,支撑着他的信念顿时崩塌!

    失去了信念,战斗中积累的疼痛和失血过多带来的伤害顿时一起袭来,他变的十分虚弱。

    他伸手,想把那把陪伴自己多年的破剑捡起,就算破剑已成断剑,那也是他的剑。

    可他,终于在伸手的那一刻失去了意识,晕了过去。

    平乐本想再和那教习理论,可他见辛疾晕倒在自己面前,便在捡起辛疾的破剑之后,背起因为失血过多而晕了过去的辛疾朝山海门外冲去。

    “二货,你可不要死啊!”平乐一边艰难的跑,一边对辛疾说:“撑住!你还没吃过我做的菜,这么死了就太可惜了。”

    昏睡中的辛疾,忽然用力抓紧了平乐的衣衫。

    “你他娘的真是个二货!”

    “快快快!送盛京最好的医馆!救人要紧。”平乐将辛疾放上马车,对一脸疑惑的车夫说道。

    “好好好。”车夫挥鞭,马车向盛京城中最好的医馆清风堂疾驰而去。

    “再快再快再快!”

    平乐感到辛疾紧紧抓住他衣衫的手,开始变的越来越轻。

    马车加速向清风堂行去,平乐回头看向山海门,看向那座山。

    “改天来把这什么狗屁山海门的山门给砍了。”他对昏迷中辛疾念道。

    “大夫,大夫,快救人。”

    马车终于到了清风堂,平乐将辛疾抱下马车,他十分担心:因为辛疾已经松开了抓着他衣衫的手。

    “恐怕~这少年已经不行了。”

    清风堂的大夫替辛疾把了把脈,检查了辛疾的伤口,无奈摇头叹道。

    “什么叫不行了。大夫,你救救他,这家伙不会这么轻易死的。”

    平乐心中一凉。

    那大夫依然摇头。

    ”是不是要花很多钱才能救他, 我,我有钱,便是花他五万两,十万两,我都给!

    “这不是钱的问题。”大夫摇头道。

    “凡是能救之人,我清风堂便是不收钱,也要把他救回来。可这少年,伤的太重,不说这几十处割伤,光是这腹部的贯穿伤早已伤了内脏,流了这么多血,如何能救?”

    平乐依然不信。

    大夫无奈,只得将平乐的手放在辛疾鼻子前。

    “呼吸都没了。”大夫叹道。

    平乐抱起辛疾出了清风堂,对马车夫说道:“下一家。”

    “公子,这清风堂乃是盛京最好的医馆,他们说不行,这~”车夫说道。

    “我说下一家就下一家!就是将盛京所有的医馆都跑遍,我也要救他。”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