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武七七是真没有辜负她爸爸“不许说谎”的家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p;   武七七第二天就知道了葛郁郁得罪单宁的始末了。前天深更半夜老城区,葛郁郁的车在过一个很窄的胡同时熄火了,恰恰堵住了单宁的座驾,单宁车上的司机大约是个急脾气,按了几下喇叭,一不留神就点着了本就窝火的葛郁郁。葛郁郁下车自后备箱里抓出一对维多利亚的秘密同款翅膀,不依不饶地非要给人安到车顶上,嘴皮子也没闲着:你按什么喇叭?就你有喇叭是不是?没看到我车熄火了?没看到我正在努力重新启动?你按两回我不理你你还没完没了了!来来,我这里赶巧有一双翅膀,我给你安车上,你直接起飞吧!喂,后面那个皱眉的帅哥,收收你那浮躁、没耐性、不和气、不耐烦的表情,特看不上我吧?你看不上我你还能把我怎么地!

    武七七听完葛郁郁的复述,表情十分复杂。葛郁郁其人在外形上跟《春秋之战》里清汤挂面的“赵小金”十分贴合,窄小的脸儿,细瘦的四肢,声音也温温软软的,好像天上响个炸雷都能把她吓哭。但其本质上是个不折不扣的女汉子。武七七简直不敢想象小单总当其时目睹金刚芭比发威时的错乱感和懵-逼感。

    “你怼司机就怼司机,怎么炮火还转移了?”武七七很无语。

    “你没看见,他不耐烦皱眉那个表情跟葛宋宋如出一辙,比司机按喇叭还要让我火大。”葛郁郁宿醉后两眼冒金星,她捧着脑袋,哼哼唧唧回道。

    ——葛宋宋是葛郁郁的龙凤胎弟弟,两人从小打到大。

    葛郁郁一搅和,武七七自己被踢出《长欢》这部剧的悲愤和郁卒就彻底消失了。破事儿天天有,指不定哪天轮到谁。有句话说,当厄运降临时不要喋喋不休地责问“为什么是我”,因为好运来临的时候你可没这么问过。

    “给你盛了碗早上吃剩下的姜丝鱼汤晾在桌上,你收拾干净自己去喝。”武七七眼瞅着葛郁郁终于清醒了,抓着大腿上的痒,转身走出卧室。

    “你去干什么?”

    “便秘,蹲厕所。”

    葛郁郁抱怨着“你占着浴室我去哪里收拾干净”,用厨房的水龙头草草洗了把脸,乖乖坐到饭桌前就着武七七的碎咸菜灌鱼汤。葛郁郁把鱼汤喝到见底也不见武七七出来,终于相信她是真便秘,她正要去敲门表达同情,就看到饭桌上武七七的手机在震动,屏幕上一个大咧咧的“施源”。

    葛郁郁当然知道施源是谁。她跟见鬼了似地盯着“施源”两个字,在电话要被挂断的最后一秒鬼使神差地按下了接听键。

    “喂?”

    电话那端的人有点搞不清楚状况地顿了顿,很明显,只一声几乎是含在嘴里的“喂”就听出来接听电话的人不是武七七。

    “你好,武七七小姐方便接听电话吗?”

    葛郁郁看着碗底,感觉自己灌完武七七炖的姜丝鱼汤,眼前的星星不减反增,密密麻麻一闪一闪的。

    “不好意思,但是有没有人说过你的声音很像徐回?”

    “......我是徐回。”

    “......”

    “你是谁?”

    “我是徐回。”

    “谁?”

    “.....”

    葛郁郁望着浴室的方向,默默道:武七七你信不信我能徒手把你打出屎。

    武七七表情满足地冲水出来,正迎上葛郁郁勃发的怒意。葛郁郁眼下跟徐回直接对话的肾上腺激素已经降到正常值范围内了,她要求武七七一字不落地交代清楚,武七七私下认识徐回这件事为什么要对她保密。

    武七七用慈祥的目光望着葛郁郁:我告诉过你的。

    葛郁郁顿了顿,她倏地想起上个月她刚从美国回来时两人之间的那通电话。

    你知道我在美国偶遇谁了吗?Daniel Pelikan!《云端》里长得绝了的Daniel Pelikan!

    哦,我昨天在我家门口偶遇徐回,大疆的大神徐回。

    你滚。

    葛郁郁看着表情问心无愧的武七七,平-胸一阵绞痛——武七七是真没有辜负她爸爸“不许说谎”的家训——葛郁郁破天荒地没跟武七七纠缠,她起身就去玄关换鞋,她感觉自己再呆下去搞不好会心肌梗塞:我说我在美国遇见Daniel Pelikan,你马上就说你在家门口遇见徐回,除了脑子不好的,谁会当真?谁?

    武七七最后用在徐回面前各个角度夸奖新晋小花旦葛郁郁这样的条件安抚了葛郁郁。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